当前栏目:企业动态

图尔又在发呆。看着图清风给他传回来的信函发呆。这是几天前他发给图清风的命令,如今传了回来。他写的是这样的命令——不管任何原因,立即率本国人员回国,不得违命。可是图清风却在命令下面写了一个字,算是答复,一个“否”字。图清风的违命不归,图尔有过预感,所以此时他并没有愤怒。他只是强烈地感到不安,预感到新世国那边要发生大事了。他提笔又写了一纸命令,一道严厉的命令——我以国王的名义,命令清风伯爵图清风:立即无条件率部回国!命人送走命令,图尔仍然有些坐立不安,深思了半晌,他决定将此事通报给王族长老会。他希望能够借助长老会的力量,同时也怕出了什么事后担待不起。决定后,图尔起身离开书房,匆匆前去召集王族长老。此时身在新世国的图清风并不知道他的伯父、华龙王国的国王正在联合长老会对付他。他已经悠闲地休养了好几天,每天就是散散步、养养神,偶尔同图正山等人探讨一下武学,全然不管刀雨忙得昏天暗地。刀雨为了军事指挥上快捷,将指挥部搬到了荷龙城。他们已经来到了三天,正在领略这所大城市的景观。此时他们刚刚散步回来,坐在大厅里喝茶。茶杯刚端起来,刀雨就率一干将领走了进来。一进大厅,刀雨就面色凝重地对图清风说:“图大哥,真让你说着了。刀辉派来特使,要求谈判。”图清风缓缓喝了一口茶,慢条斯理地说:“那你就和他谈谈。”刀雨有些苦恼地说:“他的特使就在旁厅,可是我想除了要刀辉投降外没有什么可谈的。”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那你就这么告诉他。”刀雨沉默了,内心充满了矛盾。他真切希望能够杀死刀辉,为父亲报仇,可是毕竟刀辉也是他的亲兄弟,虽然不是同母所生,但也是血肉相连的一父之弟。并且,他实在不愿意让本国的士兵相互残杀。他希望能够不用战争来解决这个问题。图清风扫了一眼神情复杂的刀雨,轻叹一声,没有言语。他知道刀雨的心情与内心矛盾,但现实是残酷的,刀辉既然能做出如此大逆的事来,就不能指望他会醒悟,更不可能指望他会自裁谢罪以平事端。半晌,刀雨谓然长叹道:“先听听他的意思吧。图大哥,我希望你在场。”图清风沉默一会,轻叹道:“好吧。最好不要让我开口,否则就是毫无挽回。”刀雨一咬牙,道:“好。”说罢,就要命人将刀辉派来的特使召来。正在这时,警卫来报,说是华龙国派来特使求见清风伯爵,有重要使命。刀雨看着图清风,看他如何处理。图清风面无表情,眼中却闪过一丝讥讽的神色,淡淡地说:“让他进来。”众人见图清风没有说别的,也就没有回避,均留在大厅中。不一会,警卫领来了华国派来的特使。却是四个人。四个风尘仆仆的精干大汉。立在图清风身后的图正山等人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,掩饰不住地低呼:“黄金龙武士!怎么他们也来了?”众人均知道华龙王国黄金龙武士的威名,图正山等人的本领他们都是很清楚的。见此次华国派来的特使竟然也是黄金龙武士,而且又是四个,均吃惊不已。图清风却神色不变,似乎早已知道特使就是黄金龙武士。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四名黄金龙武士走到他的身前。这四个人显然不知刀雨、丝露的身份,所以直接向图清风敬礼,依次报上名字——“黄金龙武士图海义、图海志、图英、图雄参见清风伯爵大人!”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免礼。”名为图海义的黄金龙武士拿出一封信函呈上,道:“这是国王陛下给图大人的命令。”刀雨这时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图大哥,我们先出去一下,不打扰你们了。”图清风知道刀雨要回避,举起手阻止道:“不必了,没有什么可回避的。”刀雨一听,不敢走了,乖乖地留下。图清风接过信函,随手递给身后的图正山,说:“念。”图正山接过,打开后照信念道:“我以国王的名义,命令清风伯爵图清风:立即无条件率部回国!”图正山读完图尔的命令后,整个大厅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震惊万分,不明白为何图尔如此严厉地命令图清风立即回国。图清风不理会众人惊疑的目光,淡淡地对图海义说:“回去禀告国王,我的决定不变。”图海义却肃然盯着图清风,道:“请清风伯爵明确答复属下:是否遵守这个命令?”图清风面无表情,淡淡地说:“否。”图海义一听,随即又拿出一封信函对图正山道:“黄金龙武士图正山:接本国王族长老会命令!”图正山却没有出来接命令,只是肃然说道:“请念。”图海义犹豫了一下,打开信封,念道:“以华龙王国王族长老会的名义命令黄金龙武士图正山:如清风伯爵拒绝服从国王的命令,命令你与图正水、图俊文、图俊武、图海义、图海志、图英、图雄一同强行押送图清风及所有人员回国!无条件执行!”大厅一时安静之至,除了图清风外,所有人都看着图正山四人,看他们如何对待。图清风面无表情,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,缓缓地喝起茶来。图正山同样面无表情,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图正水、图俊文和图俊武。他们三人也是面无表情,也不做任何表示,但是他们四人却在瞬间交换了心神,达成了共识。图正山严肃地对图海义说:“我们只听从清风伯爵的命令,长老会的命令无效。”图海义等人大吃一惊。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图正山等人竟然敢不听从长老会的命令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。他们自幼接受的严格训练就是服从长老会的命令,几十年来已经根深蒂固,从未想到过会有金龙武士不服从命令。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刀雨见势不好,忙出来打圆场,说:“图大哥,不要自家人伤了和气……”话未说完,就见图清风冷冷地凝视他,吓得他急忙把话咽了回去,不敢再说下去。图海义一咬牙,沉声说:“你们不听命令我管不着,但是我们四人要执行长老会的命令!图大人,得罪了!”说完,图海义打了个手势,四人作势就要动手,想要制服图清风。众人大惊。图清风却仍若无其事地喝着茶,仿佛没听见一样。“谁敢!”一声断喝,图正山、图正水、图俊文、图俊武四人飞身上前,挡在了图海义四人的前面。图海义沉声喝道:“图正山!你们不要妨碍我们执行任务!我们一定要押他回国!”图正山不怒反笑,淡淡地说:“可以。但是必须跨过我们四人的尸体。”“你!”图海义气极,脸色铁青。“还有我们两人的尸体。”随着清脆的女音响起,两名黄金凤武士也飞身扑了出来,和图正山四人并排站立。图海义等人的眼睛都直了。他们都中什么邪了?竟然如此死心塌地地跟随图清风!刀雨等人一见这阵势,都在心中暗暗叫苦。我的妈呀,八个黄金龙武士加上两个黄金凤武士,这些人要是相互打起来还不得天昏地暗?这整个荷龙城非给他们拆了不可!可他们只能暗自叫苦,谁也不敢开口说话。刀雨眼巴巴地看着图清风,暗自祈求他赶紧阻止,可千万别让他们打起来。图清风却不闻不问,悠悠然地喝着茶,就像眼前的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一样。图海义凝视着挡在前面战友,缓缓地说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怎能如此糊涂。”图正山也凝视着他,说:“你不明白的。你只要知道我们现在的决定就行了。”黄金凤武士中名为图馨盈的女孩说:“如果你曾经跟随伯爵大人战斗的话,就一定会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做。”另一个叫图晶盈的黄金凤武士接着说:“长老会的人根本不了解这里的形势,也根本不清楚伯爵大人留在这里的意图。你回去告诉那些长老们,我们跟随伯爵大人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新世国的内战,也不是为了所谓的扑灭大祸倪端!”一向沉默寡言的图俊武也张嘴说道:“做为黄金龙武士,我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相信你们将来也会明白。”“好了。”图清风淡淡地说道,挥挥手。图正山等人默不作声地回到他的身后。图清风凝视着图海义,缓缓地说:“我的决定不会改,也不会做任何解释,你们去吧。”图海义沉思着,沉默不语。半晌,他转脸看另外三个人。三人面色凝重,缓缓地点点头,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。图海义鞠躬道:“大人明鉴,我们无法如此回去复命。请大人留我们一段时间,待我们搞清原委后能回去向长老会解释。”图清风点点头,淡淡地说:“图正山,你安排吧。”“遵命。”图正山在身后鞠躬,然后对图海义他们打了个手势。图海义等四人鞠躬道:“谢伯爵大人!”然后分列走到图清风身后,同图正山等人一同站在图清风的身后。这四人一到图清风的身后,图正山等人立刻露出欢喜的笑容,亲切地同他们相互握手。他们几人本就是战友,同为黄金龙级别的武士,平时的关系就很好,刚才的争执是各为其主,现在没有了矛盾,自然就恢复了昔日的友情亲热起来。要不是在大厅上,他们此时早已相互拥抱了。见到大家化干戈为玉帛,刀雨和一干将领长松了一口气, 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暗自谢天谢地。图清风若无其事地对刀雨说:“殿下,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可以传刀辉的特使了。”刀雨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,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命传令官召特使进来。※※※※不一会, 幸运飞艇官网投注警卫将刀辉派来的特使领了进来。对方一共来了六个,为首是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,左腿有些瘸,身穿官服,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。“吴泽!”所有人都吃了一惊,刀雨最为惊讶,随即怒从心起。这个人,就是当日在夏龙国意图刺杀刀雨的吴泽!此人原是新世国的警备次臣,因纵容部下犯凶被刀雨揭露而官降两级。当日就是他在夏国的街头意图刺杀刀雨,经图清风阻挠后匆匆离去。没想到现在他再次出现,而且是以特使的身份出现在这里。图清风也感到意外,这个吴泽应该清楚刀雨知道他曾经意图不轨,可他却仍明目张胆地来到这里,似乎太过嚣张。略一思考,图清风清楚地洞悉了刀辉派此人前来的目的。他不动声色地坐着,静观事态发展。吴泽略微打量了一下在座的人,当他的目光扫到图清风的时候,明显地一愣,脸上呈现出不能置信的惊疑神色。图清风心中一动,感觉隐隐约约捕捉到了什么,似乎是某种事情的关键所在,他眉头微皱,若有所思地凝视吴泽。吴泽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,立即转移了视线,看向刀雨。刀雨默不作声,也不向他介绍在座的人。吴泽对刀雨微一拱手,傲慢地说:“本人是新世帝国警备大臣吴泽,见过刀雨阁下。”在座的所有将领勃然大怒!吴泽见到刀雨傲慢之至,不但不行礼,而且竟然称刀雨为“阁下”,明显是不再承认刀雨的王子身份。刀雨立即用手势阻止众将领的发作,淡淡地对吴泽说:“你是警备大臣吗?我可记得你只是个降级的官员而已。”吴泽趾高气扬地说:“承蒙国王陛下慧眼赏识,本人新任警备大臣、一等伯爵。”刀雨淡淡地说:“父王已遭逆子毒手,我国现在何来国王?”吴泽肃然道:“老国王是不幸病逝,怎能说是被人杀害?他临终前已经将国王之位传予二王子,现在的新国王就是刀辉国王陛下。阁下要搞清楚了!”“放你×的屁!”新提升为陆军次元帅的刀向前再也忍不住,拍案而起怒骂吴泽。吴泽“哼”的一声,冷冷地说:“我在和你的上司说话,你有什么资格插嘴?还口出污秽之言,太没有教养了!”“去你×的吧!”常加利也拍案而起,指着吴泽的鼻子怒骂: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?对你这种丧尽天良的畜生谈什么教养!你他×的懂吗?”“王八蛋!你要不是特使的身份,老子现在就宰了你!”刀求汉也怒骂起来。图清风等华国方面的人却静静地看着混乱的场面。吴泽被众人骂得脸色铁青,他气愤地对刀雨说:“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”刀雨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,举手示意,阻止手下将领的喝骂:“骂骂嚷嚷的成何体统?都给我住嘴!”语气虽然严厉,却面带赞赏的神色,毫无责怪之意,把吴泽气得更厉害了。众将领会意,均停止了喝骂,安静下来。刀雨随手一指,说:“特使请坐,谈谈你们的意见。”刀雨一报还一报,既不向吴泽道歉,也不称他为大臣阁下,随便一句话轻轻带过。吴泽气呼呼地坐下,铁青着脸说:“国王陛下不希望本国人民自相残杀,所以希望能与阁下息兵止戈,恢复我国的和平。”刀雨缓缓地说:“内战的爆发好像不应由我来负责任吧?”吴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接着说:“国王陛下的要求共三点:第一,即刻交出兵权,将军队交还国家,你方所有将领和士兵叛乱的罪名可免,既往不咎;第二,立即撤离所有你方非法占领的城市,交出所有国家财产,既往不咎;第三,封刀雨为休明顿公爵,休明顿市做为封邑之地。”听完吴泽的宣告,刀雨笑了。怒极而笑。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否则怎会听到如此可笑的事?他现在控制了整个南方及北方的三座城市,兵力和刀辉持平,竟然要他无条件投降?刀辉本就是弑父篡位,现在却反说他是叛乱。而且就算他接受刀辉的封邑,也应该是亲王的爵位,他提出的却是公爵之位,企业动态哪有这样的道理?这一切简直是痴人说梦话,根本就是招降而不是和谈。他笑着说:“请问特使阁下,我们要是不接受会怎样?”吴泽把脸一板,冷冷地说:“这是国王陛下不欲伤害本国子民的慈念,而且念在你等愚昧无知,属于一时糊涂,所以才宽宏大量,对你等的罪行不予追究。如果你等执迷不悟,陛下将毫不留情地把你们彻底铲除!”刀雨也把脸一板,冷冷地说:“第一,刀辉弑父篡位丧尽天良,他根本就不是新世帝国的国王,我们也不会承认他是国王!第二,他才是叛国作乱,是否宽恕的权利在我们的手里,而不在他的手里!第三,所有知道真相的士兵都不会为他而战,如果他不怕,就让他与我们的正义之师作战吧!”“哼!”吴泽冷哼一声,阴恻恻地说:“什么正义之师!你刀雨勾结外国势力,已经是通敌卖国了!”刀雨一愣,知道图清风的秘密部队被刀辉发现了。他当然死不承认,冷笑着说:“嘴长在你的脸上,你是怎么说都行。”“是吗?”吴泽冷笑,猛地站起来,一指黑衣白发的图清风问:“你敢说他不是华龙国的图清风吗!”图清风面无表情,悠悠然地喝着茶。刀雨有些心虚地说:“他当然是。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。”吴泽阴恻恻地说:“是吗?图清风身为华龙国的警务大臣,却秘密到我国来与你搅在一起,阁下怎么解释呀?”刀雨辩解道:“他只是来作客的。是我邀请他来的,谁说是秘密入境!”吴泽冷笑,盯着图清风说:“作客?他带着金龙武士和二百精锐士兵算是作客?分明是他华龙国干涉我国内政!”刀雨顿时哑口无言。吴泽冷哼了一声,问刀雨:“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!”刀雨的额头冒出了细细的冷汗,勾结外国势力的名声一旦传出,这叛国的罪名就铁定背上了,他将失去所有的地方支持,后果不堪设想。“你说话小心点。”一直默不作声的图清风终于开口了。“恐吓我吗?”吴泽冷笑。图清风悠悠然地放下手里的茶杯,淡淡地说:“诬蔑别国及别国贵族的罪名不小,你承担不起。”“是吗!”吴泽厉声问道,“你怎么解释你带入我国的军队!”“谁说我带军队入境了?”图清风淡淡地反问。吴泽不屑一顾地说:“还想狡辩?你身为华龙国的警务大臣,此次入我国境带来四名黄金龙武士、八名白金龙武士、十六名紫金龙武士、十六名水晶龙武士、两名黄金凤武士共计四十六名特种部队成员,加上两名军医和一百五十二名精锐武士,整整二百人!图清风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!”此话一出口,刀雨觉得心中一凉,暗叫:完了!他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!图清风却面不改色,似乎早已料到吴泽有此一问。他平静地说:“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知,因为你不了解我国金龙武士的职责。他们此次的任务只是随身保护我而已,所谓的军医其实是我的私人医生,至于你所说的一百五十二名精锐武士,只不过是我个人的随从。你还有问题吗?”“带着二百人保护你?说出来谁信!”吴泽咄咄逼人。图清风悠然地喝了一口茶,淡淡地说:“狗抓多了就得防咬。我怕死,多带人保护不行吗”“咯咯……”一旁的丝露忍俊不住,银铃般笑了起来。众人皆莞尔。向来面无表情、令人畏惧的清风伯爵,忽然说出这种近似无赖的话来,着实令人备感幽默。刀雨见图清风坦然自若,轻松化解眼前的危机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暗想,多亏我坚持让图大哥在场,否则还真的招架不住。吴泽气得脸都白了,明知图清风讽刺他是走狗,可没有把柄也无可奈何。他狠狠地说:“不管你怎么说,做为外国的警务大臣,目前你绝对不能与刀雨处在一起,否则华龙国就有干涉别国内政的嫌疑!”图清风无奈地轻叹一声,不耐烦地向身后的图正山打了个手势,懒得再理吴泽,悠然地喝起茶来。图正山强忍着笑意,严肃地说:“早在一个多月前,图大人就已经辞去了警务大臣的职务,由次臣孙之名接替。现在我们图大人仅仅是拥有清风伯爵爵位的贵族,非华龙王国的官员,此事我国早已通告天下,阁下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吴泽没想到图清风有这么一手,顿时哑口无言。刀雨却心中一惊,他也是此刻方知道图清风已经辞官不做了,但随即他就想到这是图清风和义父图尔的对策,防止被指责干涉别国内政。吴泽眼珠一转,又发挥道:“好!就算你不是华龙国的官员,可你是华龙国的贵族,与你国的王国政府有密切的关系,我国现在正是内战时期,你这个华国的贵族与交战双方的其中一方处在一起,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吧?”图清风不理睬他,面无表情地喝茶。图正山知机地替图清风做出答复:“图大人与刀雨王子殿下是堂兄弟,他以兄长的私人身份来看望殿下有何不可?”“笑话!图清风什么时候成刀雨的堂兄了?族分对吗”吴泽冷笑着驳斥道。“咦?你不知道吗?我国国王陛下在三个月前将王子殿下收为义子,图大人是国王的侄子,他当然就是王子殿下的堂兄了。喏,你看殿下手上的戒指。”吴泽惊疑地看向刀雨。刀雨早已举起了左手,亮出中指上华龙国的龙纹戒指,不怀好意地向他晃了晃。吴泽气坏了,刀雨向他晃中指分明是在侮辱他,可刀雨是借让他看手指上的戒指为由,趁机做出这种动作,他无法做出任何指责。他觉得被图正山和刀雨给设计了,他们巧妙地让自己吃了一个哑巴亏。他狠狠地瞪着刀雨,刀雨报以微笑,讥讽他愚蠢的那种微笑。图正山故意装做不解的样子接着说:“不对呀,你应该知道啊。当初你意图在夏国刺杀王子殿下的时候,不是一直跟踪他的吗?你怎会不知呢?哈!当时还有你!”说着,图正山一指吴泽身后的一个男人。吴泽和那个男人同时脸色一变。他们没想到图正山会此时当场揭露这件事,不由心中发虚。那个男人脸色发白,紧闭着嘴不出声。吴泽辩解着说:“休得胡说!我根本没到过夏国!”图正山阴恻恻地说:“是吗?我怎么记得你们共有四个人,在夏国街头意图刺杀王子殿下呢?图大人带我们进行阻挠,你们才被迫落荒而逃。”吴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显然乱了阵脚。包括图清风在内,所有人都暗赞图正山的处事手段。图清风打完头阵后,已经化解了大部分危机,图正山则乘胜追击,指东打西,巧妙地侮辱了吴泽,激起他的怒火。然后矛头一转,扯到了他曾意图刺杀刀雨上来了,使吴泽阵脚大乱,岔开了华龙国秘密部队的事。此时吴泽明显招架不住,不由恼羞成怒,呵斥图正山:“你是什么东西?竟敢对我如此说话!”图正山冷笑,没有回嘴,因为他知道图清风会为他说话的。果然,图清风冷冷地说:“你又是什么东西?华国的黄金龙武士对你这样说话算是客气的。这还是看在你曾是刀道林老国王臣子的面上,否则就凭你伪政府官员的身份,早就骂你个痛快了。”“你!”吴泽真是肺都气炸了,面色铁青、说不出话来。图清风漠然看着吴泽,淡淡地问:“不服吗?”“图清风!”吴泽如火山爆发般怒吼起来,脖子上的青筋根根爆起,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。他挥舞着双手吼道:“你亲自下令屠杀了林飞扬所有的军官!全是你们华国人动的手!你别以为杀光了所有人就没人知道了!我们要把这事向全世界宣布!华龙国武力干涉别国内政、屠杀别国数百军人的丑闻会让你遗臭万年!”图清风漠然看着眼前狂怒的吴泽。刀雨发话了:“一派胡言!林飞扬的军官冥顽不灵拒绝投降,是我下令处死的,常加利上将的部队执行的命令,跟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“没错!老子还动手宰了好几个呢,怎么着吧!”常加利闷声喝道。“少来这套!”吴泽红着眼吼道,“你们别以为没人看见!我们有人逃了出来,告诉你!就是赵无……”吴泽蓦地住嘴,不敢再说下去。他发觉自己在盛怒之下泄漏了秘密,不由得满脸惊恐之色。图清风却发话了,他冰冷的眼睛盯着吴泽,冷冷地说:“说啊。你怎么不说了?赵无什么?是不是赵无极啊?叫他来对证,如何?”“好啊!”丝露也开始向吴泽发难,“赵无极是华龙、夏龙两国向全世界通告的通缉犯,他是私用炸药的海盗、云龙号伤亡三百五十一人惨案的元凶,你们竟敢窝藏他!你们等着全世界的制裁吧!”吴泽都快哭了。他脸色苍白无比,拼命地摇头,结结巴巴地说:“不……不是……不是赵无极,是、是、是……”却说不下去了。“是什么你倒是说啊!”丝露紧紧相逼。“是、是……”吴泽直擦额头的冷汗,寻思着对策。忽然他一拍脑门,说:“是早无一人!早已经没有一个人了!不是赵无,我口误了。”刀雨追问:“你不是说你们有人逃出来了吗既然早无一人,你又为何一口咬定是华国人动手的?”吴泽赔笑道:“没有人!没有人逃出来!我是误信谣言,请伯爵大人原谅在下。”说完向图清风鞠躬赔罪。心里却暗自叫苦:这下完了,把老本儿都赔进去了!图清风淡淡地道:“免了。以后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就是了。”“是、是。”吴泽满脸赔笑,心里却咒骂个不停。刀雨严肃地对吴泽说:“你们的三个条件我们决不接受,回去告诉刀辉那个畜生,除非他接受我提出的那三个条件,否则一切免谈。送客!”刀雨下了逐客令,吴泽见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,只好暗叹倒霉,垂头丧气地走了。众人都在原座不起身,几乎是无礼地送走了吴泽。※※※※吴泽刚走出大门,除了图清风外,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起来。刀向前次元帅一拍桌子,大声说:“他奶奶的,真是解气!”高志达上将随和道:“可不吗比得上打了一场大胜仗,痛快!”其他一干将领也纷纷笑骂,宣泄心中的快意。图海义轻撞图正山的肩旁,赞赏道:“你那一手玩得真漂亮!我怎不知你还有这种本事呢?”图正山微笑着对图清风的背影努努嘴,轻声说:“跟着伯爵大人有你学的!”“噢?”图海义自始至终都在注意整个过程,他一直在仔细观察图清风的说话方式、谋略、手段,也注意到了图清风引导部下自由发挥,不限制部下任何才智、能力的方法和特点。特别是他怒斥吴泽、为图正山出头的情景,令他久久不能忘怀。也许,这就是图正山他们对图清风死心塌地的一个原因吧。看着图清风的背影,图海义等四个新来的黄金龙武士陷入了沉思。众人都在说笑此次会谈的过程,兴高采烈的,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。丝露也在低声和身边的两个黄金凤武士说笑着。图清风很不习惯热闹的场面,他起身来到窗前,负手站立着眺望景色。刀雨走到图清风的身旁,微笑着说:“图大哥,你好像早已知道他们摸清了我们的底细,把那个吴泽说得哑口无言,最终出丑,真是痛快。”图清风淡淡地道:“吴泽一进门的时候我才知道。”“噢?”刀雨迷惑不解。图清风道:“他一见我就很吃惊。”刀雨没有追问,静等图清风继续说下去。图清风轻叹道:“因为我没有死。”刀雨立刻就想到了赵无极。他沉声说:“他们和赵无极串通成了一气。赵无极认为你不可能还活着,他很自信自己的那一刀,所以他们认为你绝对已经死了,吴泽才会大吃一惊。”图清风点点头。刀雨接着分析:“那一晚赵无极很有可能本就在指挥部,战事发生时躲了起来,当发现你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就趁机暗算了你,随即逃走,然后将所有的事告诉了刀辉。所以吴泽才会了解我们的底细,并知道那晚指挥部战役的情景。”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正确。”刀雨由衷钦佩地说:“你可太厉害了,图大哥。我是经你引导才弄清了事情的关键,你可是一看到吴泽的神情就立刻明白了的呀!”图清风不为所动,反而冷冷地问道:“你真的清楚了吗?”刀雨一愣,疑惑不解地看着图清风冰冷的眼眸。图清风冷冷地说:“那么请你告诉我:刀辉为什么偏偏派吴泽来和谈,还如此嚣张?”刀雨立刻就明白了。他一拍脑门恍然道:“他们想激怒我!吴泽见到你的神情不仅仅是吃惊,他也相当震惊!他们认为你已经死了,所以故意派这个曾经要刺杀我的吴泽与我和谈。他们的计划就是由吴泽的飞扬跋扈和无礼来激怒我,然后再故意提出三条无理要求,让我在盛怒之下挺兵冒进北方,他们就可以枕兵以待将我方重创!好毒的诡计!但人算不如天算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你还活着,刀辉的诡计完蛋大吉了!”图清风收起了冰冷的神色,漠然地说:“吴泽回去后将会如实禀告刀辉。”刀雨愉快地笑了。“刀辉会很失望的!他的失望是我最大的欢乐,让他苦恼去吧,最好拿吴泽出气。哈,想着就高兴!”图清风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,淡淡地说:“从现在开始,你最好给士兵放假。”刀雨不加思索地说:“近期打不起来,没必要放假吧?刀辉肯定会一直傻傻等着我去进攻,我才不上当呢!让他等着吧。”图清风没有说话,只是面无表情地凝视着他,眼神淡淡的。刀雨立刻感到手足无措,心里直发虚。他最怕图清风用这种眼神看着他,那是表示他犯了愚蠢的错误。“这个……我说错了?”刀雨怯怯地说。图清风冷冷地说:“敌人的错误就是你的机会,你不懂吗”刀雨的脑子飞快运转着,随即明白了图清风的意图,羞愧万分地说:“图大哥,对不起,我有点得意忘形了。”图清风淡淡地问道:“有计划了?”“是。”刀雨也算了得,瞬间就有了战略构想。他缓缓地道:“吴泽回去后,刀辉就会知道你没有死,他们的阴谋已被我方识破。所以他们会认为我们绝不会上当,我方将不会挺兵冒进。如此,他们的军事部署将失效,无论是军队调防还是重新部署,他们的整体布防必然会出现短暂的空隙。而最重要的是,他们的军队将暂时失去警备之心,因为他们认为我方短期之内不会进攻北方。我们就利用这点,在吴泽回去后的第二或第三天发动进攻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!”“嗯,开窍了。”图清风点点头,然后意味深长地对刀雨说:“你手下的将领都是军事专家,以后你要多听听他们的意见。任何人的才略都有局限性,相互协助才是取胜之道。我毕竟是个外人,不可能干预你国政事太深。你要好自为之了。”刀雨毕恭毕敬地答道:“是。大哥教诲,刀雨永不敢忘。”图清风轻叹一声,不再理他,飘然而去。

原标题:《美国末日2》官方发布PS4 Pro实机新截图 来解解馋

,,澳门真人皇家网投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