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栏目:行业资讯

华龙王国此时已是深夜时分了,但是王宫的长老会议厅却还是灯火通明,国王图尔正在与王族长老开会,会议的内容当然就是如何解决图清风的问题。此时,整个会议厅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面色凝重,沉默不语。每一人的面前都有一份报告,记载着图清风出国以后的所有情况。报告很详细,巨细靡遗。但就是因为报告的详细,才让他们头疼不已。半晌,长老之一的图岭西拿起报告,无意识地乱翻着,然后苦恼地把报告往桌上一扔,恨恨地说:“这是什么报告?简直是一派胡言!我看那几个金龙武士都疯了,把他们撤回来算了!”图尔无奈地长叹:“撤?怎么撤?再派几个黄金龙武士过去?”图岭西苦笑,颓然道:“那跟送给图清风没什么区别。”图尔深有体会。本来他们新派过去四名黄金龙武士是押图清风回国的,可连这四个也不回来了,还写了一份报告大谈图清风的种种好处,着实令他们苦恼。所以,他们为怎样才能让图清风立即撤回国的问题而大感头痛。再派黄金龙武士去?他们认为此举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,打死他们也不敢了。让一名将军带精锐武士去?路上出了差错可就成外交丑闻了,风险太大。再说就算平安到达,他们也打不过图清风及手下的五十名金龙武士,何况还有刀雨的几十万军队呢。图尔想来想去也没有办法,心烦意乱地说:“不行就多派几十个黄金龙武士去,也不和图清风客气,到了那儿就动手或是秘密绑架,只要把他押回来其他人就好办了!”首席长老图龙摇头,苍老的面容满是疲惫之色。“没有用的。图清风身边的黄金龙武士会片刻不离地保护他,根本不可能有机会。图正山他们的实力我很清楚,他们绝不会让图清风发生第二次危险。现在先后有两批金龙武士违命不归,转而效忠他,让我甚至怀疑把所有的金龙武士都派过去也没用,图清风肯定照单全收,跟白送一样。”图尔苦笑,然后狠狠地说:“这个浑人!为什么不回来也不解释,去了快两个月了就给我来了一个字——‘否’!太不像话!”“我有个建议。”一个低沉的声音说。说话的人名为图梵无,一个稳重、温和且沉默寡言的长老,他很受国人的尊敬,是公认的下届首席长老。图尔和其他长老都看着图梵无,希望这个从不随便发表意见的长老能提出好建议。图梵无缓缓说道:“图清风做事向来我行我素,他有自己独特的办事方法,虽然有些偏激,但是不得不承认,他处理问题的方法向来很有效。而且我想,其实我们犯了一个错误。”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看着在座的众人。所有人都没有言语,静静地等着他说下去。他轻轻地用食指敲击桌上的报告,接着说:“我们未能清楚地了解他执意留在新世国的意图。从这份报告中可以发现,图清风的目的似乎并不局限在新世国的内战上。”众人沉思起来,琢磨图梵无的话。“我请你们仔细将报告的内容深入研究一下,再想一想图清风在新世国所做的一切,也许我们会明白许多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图梵无闭上了嘴,结束了他的发言。众人再次拿起面前的报告,仔仔细细地再次阅览。这份报告实际上分为两部分,分别是新派到新世国的图海义和情报官送来的。情报官的报告是这样的:“11月21日,我国新派的四名黄金龙武士到达新世国的荷龙城,向图清风传达了国王的命令。图清风拒绝服从命令,图海义随即向图正山下达了长老会的命令,图正山等四名黄金龙武士拒绝服从,并阻止图海义等人执行押送图清风回国的任务,两名黄金凤武士与图正山等人一同阻扰。双方险些发生武装冲突,后被图清风制止。图海义等人要求留下一段时间搞清原委后回国解释,图清风同意。同日,刀辉派特使吴泽与刀雨和谈,其人傲慢无礼且气焰嚣张。在刀雨拒绝刀辉提出的三条无理要求后,吴泽随即指责刀雨勾结我国,并认定我国武力干涉他国内政。图清风力否,并与刀雨、图正山二人共同设计激怒吴泽。其盛怒之下揭露图清风命本国人员屠杀林飞扬全体军官一事,因而泄露出赵无极与刀辉的关系及赵无极是刺杀图清风凶手的秘密。在图清风等人的指责下,其力否并极力掩饰后被刀雨逐走,和谈破裂,毫无结果。谈判后,刀雨随即召开高级将领军事会议,会议内容不详。”“11月22日,陆军次元帅刀向前发布命令,所有官兵放假两天。原因不明。”“11月26日清晨,刀雨突然下达代号为‘北回归线’的作战命令,三十万大军对北方发起猛烈的突然攻势。一天一夜之内夺北方六座城市,杀敌守军将领上将一人、中将一人、少将三人,歼敌约七万;敌将领上将一人、中将四人、少将八人及十万军队投降。”“11月27日,常加利上将北进一百四十里,收两座城市;高志达上将北进一百四十里,收两座城市;苗路上将北进一百七十里,收两座城市。”“11月29日,刀雨三路部队北进三十五里。”“11月30日,刀雨三路部队北进三十里。”“12月2日,刀雨三路部队北进四十里。”“12月5日,刀辉调集三十五万军队在千罗、马塔尔、斯曼格、戈英堡四个城市布下‘千马斯戈’防线进行阻击,刀雨部队受阻,停滞不前,目前双方处于胶着作战状态。截止此情报发出之日,在十一天的攻势中,刀雨共向北方挺进四百八十里,攻占十四座城市,控制了新世帝国三分之二的版图,胜利在望。”以上的报告详细地汇报了从11月21日至12月5日刀雨方面的情况,纯属于例行情报,除了图正山等人拒绝服从命令和谈判过程外,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。而图海义的报告却令人感到迷惑。严格来说,这份报告其实只是图海义写来的一封信:尊敬的王族长老会暨国王陛下:我很抱歉未能完成此次任务,对于金龙武士的荣誉来说,我感到羞愧。当我们向清风伯爵下达国王陛下的命令后,如陛下所料,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清风伯爵拒绝服从。为此我按着长老会的指示,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向图正山等人下达了长老会的命令, 幸运飞艇官网投注要求图正山与我们一同押送清风伯爵回国。我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, 幸运飞艇平台网上投注以至于我们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图正山、图正水、图俊文、图俊武集体拒绝服从命令,并不惜与我们动武来阻止我们执行任务。他们的态度是如此的坚决,完全是一种誓死保护清风伯爵的状态。我实在无法理解,凭我对图正山私人感情的了解,我认为他们不是出于某种对清风伯爵私人感情的冲动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。当图馨盈、图晶盈这两名黄金凤武士也站出来的时候,我几乎崩溃了。黄金凤武士的意志坚定是各位尊敬的长老都清楚的事实,她们对于任何人都不可能存有私人感情。她们的参与,彻底粉碎了我最后的一丝侥幸心理。我甚至相信,当时如果其他金龙武士(白金、紫金、水晶)也在场的话,他们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挡在我们的面前。这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我只能认为:在他们之间,存在着一种我们所不能理解的感情和某种联系。不可否认,他(她)们对清风伯爵的确存有私人感情,根据观察和了解,我发现他们对于清风伯爵的崇拜近乎盲目(也包括刀雨和他麾下所有人员)。从夏国街头救刀雨开始,图正山他们就万分钦佩清风伯爵。银星山战役似乎确立了清风伯爵天神(天魔?)般的地位,而到了休明顿指挥部战役之后,似乎所有人都认定清风伯爵是无所不能的。当图正山向我描述清风伯爵在必死的伤势下,却奇迹般一夜痊愈时,我感到的不是震惊与困惑,而是惊怵。莫名其妙的寒冷使我浑身颤抖,无法控制地恐惧起来。虽然清风伯爵的遇刺与图正山等人的失职无关,他们也没有感到愧疚和耻辱,但是在清风伯爵垂危的第三天,他们还是做出了集体自杀的决定。据图正山说,当他们误以为清风伯爵已经死亡的时候,他们除了绝望没有其他,他们共同的感觉就是“全完了,没有希望了”。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事后他们也无法解释。我无法理解。在我观察清风伯爵的十几天里,我(所有人)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他。在他一贯面无表情的面容下,永远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;在他永远是冰冷、迷蒙、忧伤的眼睛里,永远没有人知道他的情感是怎样的。他总是在不经意间做出人所不能的决定,淡淡的语气说出的话总是让人深思。他说话的方式相当怪异,如果不飞快地转动大脑,根本不能理解他的意图。让我印象深刻的是:他总是引导别人去把握事情的关键,以后就由部下(所有人)去自由发挥,任由其独立完成,不再干预。而且他很维护部下(所有人),从不让部下(所有人)受到委屈或是不公平的待遇,尽管不带感情色彩。清风伯爵原来是怎样的我不知道,但是现在的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,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。如同图正山所述,在清风伯爵一夜痊愈并闭门七天后,他似乎有了某种转变,这种转变很难形容,如果非要用语言表达的话,图正山说是“神圣的感觉”。清风伯爵在垂危的19天里,我相信他在某种世人所不知的神秘情况下遭遇到了什么,行业资讯清醒后,经过七天的苦思,他一定发现(顿悟?了解?洞悉?)了某种神秘事物的真相,正是这种遭遇和发现,使他拒绝回国,坚持留在新世帝国。对于这个推测,图正山等人坚持认为清风伯爵得到了“神喻”。清风伯爵是否得到了“神喻”,我不得而知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直觉告诉我,在清风伯爵眼中露出的悲哀与无奈,并不是世人所形容的那种卓念亡妻的忧伤感情,似乎是一种对整个世界及芸芸众生的悲哀与无奈。这似乎是传说中涅圣者的慈悲天下。我知道我所描述的一切让人无法理解,但是请尊敬的王国长老及尊敬的国王陛下相信,我本人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描述,那是让我觉得很痛苦的一件事。在未能解开事情真相以前,我恳请尊敬的王族长老会同意我们多留一段时间,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此次神圣的任务。图海义、图海志、图英、图雄3602年12月4日图海义的这封信的确令人感到困惑,甚至是毛骨悚然。正因为如此,才令图尔和王族长老们大感头疼。但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,清楚地知道图海义所描述的都是事实,尽管这是不可思议的。只是他们无法接受。或者说,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诡异的事实。图梵无刚才的发言就指出了这一点,暗示大家要面对现实,承认这个不可思议的状况。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这两个报告,众人再次陷入了沉默,表情复杂。许久,图岭西长叹一声,喃喃道:“不……我还是不愿相信……”图龙轻柔酸胀的太阳穴,疲惫地说:“虽然我也不愿意接受这个实现,但是我们必须在理智与疯狂之间做出选择。我们不能像世人一样逃避现实、否认真理。这与我们身份不符。”另一位长老图宝森面色凝重地说:“尽管我们不清楚事情是如何发生的,但是相信我们的智慧最终会将答案揭露出来。既然图清风认为自己是正确的,我们就应该相信他。”图尔苦笑着说:“我并不是不相信他,只是他的举动太过惊人,使我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不安感。直觉告诉我,他将要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,所以我才急于诏他回国。”图龙缓缓地说:“尊敬的国王陛下,并不是嘲笑您的直觉,我觉得您有些过于敏感。目前,刀雨已经控制了全国的三分之二,相信很快就能取得全面胜利,当新世国内战结束的时候,图清风自然就会率部回国。”图宝森道:“我们诏图清风回国无非是因为其手段太过偏激,总有惊人之举。他的遇刺重伤是陛下更加加强决心的一个因素,但是他现在已经无碍,而且新世国内战结束指日可待,我们就由他吧。”图梵无再次开口道:“万事均有因果,既然圣者已经警示我们了,就说明乱世来临不可避免。我们派图清风的目的无非是迅速结束内战,避免战祸蔓延。但是就目前的形势来看,局势根本就不是可以人为控制的。没有人可以改变历史的发展,我们的初衷其实是愚蠢的,一开始就是个错误。甚至有可能,正是因为我们的决定而引发了整个乱世。冥冥天意早已注定,不可否。”图梵无的话如铁锤一般重重砸在每个人的心上,他终于说出了众人没有勇气说出的话,将大家的恐惧摆在了桌面上。每一个人的神情都极为凝重。许久,图尔长出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般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用再为此事烦恼,随图清风去吧。天下乱事也不是我们管得了的,我们只要维护好本国就行。”图梵无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,他缓缓说道:“天下合久必分、分久必合,此次乱局对于我们伟大的华龙王国来说,说不定也是个契机。”众人心中一惊,备感诧异地看着图梵无,随即低头沉思起来。图龙的眼中爆起一道冰冷的怒意,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话,但最终没有口开,眼神无奈地黯淡了下去。图宝森面色凝重地开口说道:“每次大乱,世界格局必然改变,我们身处其中只能顺其潮流。华龙王国三千六百年的辉煌应继续延续下去,以示后代。”图尔没有说话,此时他的心情极其复杂。一方面图梵无的话让他动心,另一方他又担心这种意图所造成的严重后果。图岭西说道:“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,但是也不能过于乐观。我建议目前应把重点放在北方大陆,暂时尽量不要引至我国周边地区。”图尔把目光投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图龙身上,谨慎地问道:“尊敬的首席长老,您有什么看法?”直到现在,所有人都故意含义不清地讨论决定本国今后发展方向的问题,谁也不直接挑明,包括国王图尔在内,均谨小慎微。图龙沉默着,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容没有任何表情。大家都看着他,静静地等待他的意见。许久,图龙长叹一声,无限苍老地说:“我老了……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心神了……请陛下同他们定夺吧。”看着似乎苍老了许多的图龙,图尔的眼中搀杂着失望与热烈。半晌,他把目光转向图梵无。图梵无的眼睛明亮,闪耀着热切期盼的火焰。他的面容凝重无比,如铁铸的雕像庄重点头。图尔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,目光逐一扫向其他长老,双手不可控制地颤抖起来……对于此次会议,后世人无从知晓内容和结果,只知道会议结束后,所有会议记录均被当场销毁,并且每个参加会议的人事后均守口如瓶。但是,后世史学家从这次会议后王族开始全力支持图清风的举动推测出,这次会议必然决定了华龙国今后的发展方向,使华龙王国最终走向了辉煌的帝国时代。后世史学家称这次神秘的会议为“黄龙之耳会议”。※※※※几天以后,身在新世国战场中的图清风收到了图尔的一封私人信件,与此同时,图正山也收到了国内长老会的最新命令。图清风随手将信件收回怀里,并不着急看。图正山则怀着复杂的心情开始阅读命令,刚看没几行就惊呼一声。当看完全部内容后,他的脸上却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。长老会的命令如下:以华龙王国王族长老会的名义,命令黄金龙武士图正山:自接到此命令起,你本人及黄金龙武士图正水、图俊文、图俊武、图海义、图海志、图英、图雄不再属于华龙王国金龙武士警卫部队;黄金凤武士图馨盈、图晶盈不再属于黄金凤武士警卫部队;身在新世国的其他金龙武士同样不再属于金龙武士警卫部队。自接到此命令起,以上人员全部归属清风伯爵图清风,受其直接领导,“金龙令章”自动失效。所有身在新世国的精锐武士归属黄金龙武士图正山,受其直接领导。所有人员保留国家赋予的相应权力、荣誉称号、级别、薪水。这是王族长老会对以上人员的最后一次命令,自此刻起,王族长老会暨国王将无权对你等下达任何命令。以上人员如拒绝此命令,可自行回国归队,不算违反命令,国内不给予任何处分。此命令的有效期为:永远。华龙王国王族长老会首席长老图龙3602年12月9日令拿着这纸命令,图正山的双手因激动而微微发抖,疑是白日做梦。一直注视他的另外七名黄金龙武士很是奇怪,不明白图正山何以如此激动。图正水忍不住问:“哥,怎么了?什么内容?”图正山愉快地笑着说: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说着将命令递给了他。图正水一把抓过命令看起来,其他人都凑过来一起看。随即众人惊呼,急切地看着,表情复杂。半晌,图海义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叫道:“不会吧!是我看错了还是他们写错了?”图俊文怪叫一声,惊愕万分地说: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不是吧?会有这种好事!”图正山微笑着说:“我们的梦早就醒了。”说完,他转身向在不远处负手站立的图清风走去,步伐轻快。来到图清风的身后,图正山强行抑制住心中的激动,鞠躬敬礼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禀告图大人,我们收到了长老会的最新命令。”他的努力失败了,声音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。图清风转身,漠然看了图正山一眼,身体又转了回去,把视线投向远方,淡淡地说:“长老会把你们划归给我了吧。”图正山愣住了。他怎么知道的?国王给他的信他没看呀,也没有其他的信件送来啊。他满腹疑惑地回答:“如大人所料,正是如此。只不过……”迟疑了一下,图正山还是忍不住问:“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图清风仍眺望着远方,淡淡地说:“必然的。否则那些长老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。”图正山呆呆地看着图清风高大的背影,惊为天人。心中暗叫:我的天!你到底是不是人呀,这种事你都能料到!正在震惊,图清风的话又传来过:“你处理吧。不愿留下的安排回国,给十倍路费。相信国内不会为难他们。去吧。”“是。”图正山应命。他对着图清风的背影在心里说:“连国内不处分自行归队的人都料到了!图大人,真的不是冒犯您,我觉得您已经绝对不是人了!”带着兴奋的心情,图正山转身离去。图清风一动不动地负手站立,面无表情地眺望远处的群山。一阵风吹过,他的雪白长发飘舞。看着远山上空的乌云,他的眼中满是无奈,半晌,喃喃地自言自语:“风暴将至……”同一时刻,远在华国深山里闭目冥想的天机老人却打了个冷战,猛地睁眼,不能置信地惊叫一声:“不好!”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原标题:从测试服更新看王者荣耀比赛风向

  北京时间5月13日,日本一名28岁的年轻相扑选手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。他是属于高田川部屋的三段目的胜武士。

,,斗牛棋牌游戏在线玩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