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栏目:综合新闻

黄昏的阳光自窗外斜照在宽大的书房中,寂静无声。图尔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,看着桌面上厚厚的一叠报告。他不明白为什么会从新世帝国传来这样的报告。这些报告记载了图清风近一个月的情况。很详细,但是也很让他困惑。“10月12日,图清风仍昏迷不醒。其大量失血,肺部洞穿并心脏受伤,随时可能丧命。”“10月13日,图清风昏迷,内出血已经止住,军医不能保证其生死。”“10月14日,图清风昏迷,生命迹象极其微弱,军医束手无策。”“10月15日,图清风伤势加重,陷入休克状态,军医束手无策。”“10月16日,图清风处于假死状态,几乎没有生命迹象。军医图阅、图立人因劳累过度卧床不起。原林飞扬部队军医刘思德、铁军为、何晓华、赵怀恩接手进行抢救。当晚,黄金龙武士图正山、图正水、图俊文、图俊武四人集体自杀,未遂。”“10月17日,图清风未见任何起色,仍生命垂危。”“10月18日,图清风垂危。刀雨命常加利突袭休明顿南方重镇虎跃镇,夺。杀少将于英明,接收其五千士兵。”“10月19日,图清风垂危。刀雨命常加利突袭休明顿北方城市伊尔达,夺。中将高志达率部一万人投降。”“10月20日,图清风垂危。常加利命李宝英上校进驻休明顿东方城市非林斯曼。”“10月21日,图清风垂危。常加利突袭科尔顿市,夺。少将杜和成率部五千人投降。刀雨突袭大龙城,夺。少将杜和功率部五千人投降。”“10月22日,图清风垂危。我国新派的三名军医及五百精锐武士到达休明顿,会诊后未能使图清风清醒。”“10月23日,图清风垂危。刀雨突袭科林斯市,败。刀雨的秘密部队败露,刀辉得以发现休明顿、科尔顿、大龙城、非林斯曼、伊尔达、虎跃镇已经被刀雨占领。”“10月24日,图清风垂危。刀雨率常加利少将、高志达中将再攻科斯林,夺。杀守军少将伊振东,少将韩平率部三千人投降。”“10月25日,高志达攻文森堡,夺。守军少将贺应有率部五千人投降。”“10月26日,高志达攻文庭堡,夺。杀守军少将黄营;常加利攻文斯堡,夺。杀守军少将马长礼;刀雨攻荷龙城,夺。守军中将苗路率部三万人投降。至此,刀雨重新控制了新世帝国整个南方,与刀辉对持。”“10月27日,图清风垂危。”“10月28日,图清风垂危。刀辉麾下中将陆正攻科斯林市,未果。当夜,杜和功突袭陆正围城部队,韩平出城夹击,大胜。中将陆正当场战死,其部下少将卢义山率残部一万五千人投降。”“10月29日,图清风突然清醒,伤势减轻,众人惊喜不已。”“10月30日,图清风伤势一夜间几乎痊愈,所有军医百思不得其解,无法解释原因。但图清风拒绝说出原因,仅仅询问了今日的日期后就闭口不语,原因不明。”“10月31日,图清风伤势痊愈,但仍拒绝与任何人说话,闭门不出,似乎在思考问题。”“11月1日,图清风仍拒绝说话,闭门不出。刀雨下令全军防守,不得向北方进攻。”“11月2日,刀辉命上将刀向前率八万兵力进攻科斯林、文森堡、文庭堡。刀向前上将在科斯林城外率部八万人投诚刀雨。”“11月3日,明苏达尔市守军中将刀求汉、祖尔曼市守军少将丘贺地、日影堡市守军少将陈克英宣布投诚刀雨。”“11月4日,图清风拒绝回国。”从以上的情报可以看出,图清风遇刺后一直是昏迷不醒、生命垂危,图尔推测,刀雨为了保障休明顿市的安全,在第七天开始占领周边城市。应该是他们秘密占领休明顿的时间过长,刀雨惟恐消息传出后引来刀辉的进攻,他必须得保证昏迷不醒的图清风的安全。所以,他利用其他城市守军不知常加利已投诚的特点,逐一奇袭周边城市并成功占领,而且还获得了大量的投降部队及将领。刀雨吸取了经验教训,在以后的战役中稳健且快速地控制了整个南方,随即按兵不动,以巩固战果及修养部队。但是,图清风的伤势是如何痊愈的呢?根据报告,他是神奇般的一夜痊愈。这是不可能的,绝对不符合医学常识。除非是羽圣七世这样具有神族能力的人,才能在一夜之间将其痊愈,但是图清风身边绝对有人二十四小时护理,如果羽圣七世出现,报告中一定会提到的。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?他为何拒绝说出原因?痊愈后,他为何拒绝说话?为何闭门不出?最重要的是:图清风为什么拒绝回国?图尔深深地感到不安,他觉得图清风必然在神秘的情况下遭遇到了什么,并且在事后他发现了某种事情。正是这种遭遇和发现,使他拒绝离开,坚持留在新世帝国。这与他当初派图清风去新世帝国的初衷不符,他担心图清风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。沉思半晌,图尔提笔写了一纸命令给图清风——不管任何原因,立即率本国人员回国,不得违命。命人送出这个命令后,图尔仍无法安下心来。自图清风七年前丧妻后,就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他,他变得不近常理,如同一潭深水般深不可测,成为谜一样的人。图尔隐隐约约预感到图清风不会听从这个命令。事实上,图尔的预感灵验了。就在这个命令送到休明顿的时候,正是图清风整整闭门七天后首次出来的时候。※※※※图清风走出房间的时候,刀雨、丝露、图正山等黄金龙武士、所有的白金龙武士、黄金凤武士、十几个军医等等一干人都在客厅。自图清风闭门不出以来,他们基本上都是时时守在这里,等图清风出来,现在终于等到了。图清风缓缓地走进客厅,众人齐齐惊呼,惊喜万分地都站了起来,一拥而上把图清风团团围住,丝露更是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。图清风的脸更苍白了,几乎透明。脸庞明显地消瘦了一圈,显得十分憔悴。但是他的精神似乎不错,双眼透彻,闪着智慧的光芒。刀雨眼含热泪,看着这个改变了他的命运的人,刚说出“图大哥……”几个字,就已经泣不成声。军医图阅、图立人二人则抢上前,分别抓住图清风的左右手,仔细把脉,以确定图清风目前的身体状况。图清风轻轻挣脱军医的手,缓缓推开怀里的丝露,清澈目光淡淡地扫过众人。图正山、图正水、图俊文、图俊武四人扑通跪到在地,泣不成声。随后的八名白金龙武士和两名黄金凤武士也跪倒在地。图正山哽咽着说:“图大人……您受苦了……”图清风的眼中闪过一丝索然,平静地淡淡说:“何苦之有?你们不用这样激动。”看着图清风,众人都觉得图清风似乎变了许多,但又是一种说不上来的转变。每一人都心如潮涌,想起自图清风遇刺以来的感情历程,恍然隔世。……丝露:一夜之间,我成为了成熟的女人他终于出来了,带着苍白的面容,清澈的眼睛。他似乎变了许多,他原来孤独、落寞且带有贵族风范的气质变了,变得似乎是……神圣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是错觉吗?还是,因为他从死神的手里逃出后,经过了七天的苦思,最终领悟了生与死的真谛而带来的转变?我想,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他的遇刺也许不会成为一个谜,但是,他遇刺以后所经历的神秘事物将会永远是个谜,除非他愿意告诉我们。他遇刺之前似乎曾有过预感。图正山后来告诉我,行动的当晚姐夫曾经下过一条特别命令:当行动败露时,放弃所有人,由他们十六个高手护送我立即回国。而他,则留在这里与其他人同生共死。他似乎知道休明顿将是他的宿命之地。当他冷漠地下令屠杀拒绝投降的敌将领的时候,在转身的一刹那,他的眼中分明充满了痛苦和悲哀,我知道, 真人斗地主免费下载任何人做出这样的决定都会痛苦。但是他必须为我们这些人负责, 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用几十个人的生命换来几千人的生命,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也为将来千千万万人的生命。我曾经恨过刀雨。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勇气下达这个命令,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姐夫就不会被迫出面。正因为如此,本应保护他的图正山等人才会离开他的身边。如果当时刀雨有勇气的话,姐夫就不会被人暗算了。可是,刀雨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勇气,他与姐夫不同,做为王子,这个国家未来的国王,他实在无法下达这样的命令。我也恨自己。我明明看见了姐夫的痛苦与悲哀,但是我却没有追上去与他一同走。我为当时的残酷而惊骇,竟然没有意识到转身而去的姐夫当时有多脆弱。如果当时我追上去,与他一同离去,那么就不会发生惨剧了。图正山出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姐夫,我发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。当我告诉他姐夫独自走了的时候,他们几个人的脸在瞬间变得无比苍白。那时我才意识到,姐夫危险了。等我们找到姐夫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一把长刀无情地贯穿了他的身体,鲜血在他的脚下流淌。无法忘记这样的情景,我感觉到我的心碎成了无数块,那种痛苦令我窒息。姐夫的目光里有着深深的痛苦、无奈、悲哀与落寞,甚至,还有一丝解脱的欣然。伴随着嘴中涌出的鲜血,他说出的话令人心痛。这个苦命的男人,不幸如影子般伴随了他的一生,死亡对于他来说,真的是一种解脱。但是,我不希望他死去,也不能让他死去,对于我的人生来说,这个男人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守护他的日日夜夜里,我无时无刻不在祈求上苍让他活过来。凝视着垂危的他,我甚至感到一丝幸福。他的脸庞苍白得几乎透明,但是充满了安详,如同熟睡的天使。我亲吻他冰冷的双手,除了痛苦的幸福外没有任何感觉。我希望就这样守护着他,让时间停止,永远凝聚在这一刻。我企盼姐姐的亡魂能保佑他,将他从死神的谜宫中领回人间。如果他再也不能醒来,我想我仍会坚强地活下去,在无数思念的日日夜夜里,独自为他活着,也为姐姐活着。如果他能再一次醒来,我将永远陪伴在他的身旁。我要替姐姐把他的幸福找回来,一生一世地照顾他、关爱他。我不管世人怎样看待我,我也不在乎他是否接受我,只要可以在他的身旁,我愿意为他付出我的全部。当第一缕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苍白的面孔上,我对自己说:“我希望这是一个真实的梦境,从此,我是一个成熟的女人。”姐姐,请你在天堂保佑我们,祝福我们。刀雨:我愿用一生的时间换取你的笑容我再次看见你那苍白的面容,千言万语堵在喉间,开口,却无从说起。近一个月的煎熬,我似乎度过了千百年。我无法说出我的歉疚和悔恨,尽管,我知道你不会怨我。我不敢面对丝露的目光,她眼中露出的那种无言的悲哀与痛苦使我窒息。她没有说一句责怪我的话,但是,她那悲哀深情的目光、平静默然的面容却无时不刻像鞭子般抽打着我。你是我的兄长,最尊重的大哥,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许多,尽管,你总是对我冷漠甚至是无情的。但是我知道,你那冰冷的面孔深处,掩藏着痴痴的深情与爱心,正是这张冰冷面孔下的冰冷话语,我最痛苦、彷徨与失望的时候,给予了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。如今,我重新夺回了整个南方,在濒临死亡的时候,躺在死神手里的你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我必须保护你的安全,我不能让任何人在你同死神搏斗的时候来打扰你。我做到了,综合新闻图大哥。我用夺取休明顿的战术一口气夺了五个城市,刀辉发现我以后,我没有任何恐惧,我用尽了一切可用的兵力去攻打他。我要控制住整个南方,我要保证你在后方的安全,我不再手软,不管是谁,只要他不投降我就毫不犹豫地杀了他,绝对不给他一点机会。你教予我的,我不会忘记,永远。当你我相遇在夏龙国街头,你知道吗?那一刻,我已经足足等待了二十年。在我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、听见你传奇般的故事时,你就是我毕生追求的榜样,我希望能像你一样成为一代天骄,成为国家的骄傲。虽然你后来因为遭遇不幸而丧失了斗志,但是我知道,你的心永远是高傲的,你的理想与志向永远不会泯灭,就像是雄鹰虽然不再飞翔,但蓝天仍然属于它。我渴望你能再次飞翔,用骄傲的翅膀滑过高高的天空。我渴望炙热的火焰在你的胸膛燃烧,让整个世界都仰望你高大的身躯。我渴望你的眼中不再有忧伤,心中不再有悲哀,脸庞不再是苍白。我渴望你能用温暖的双手握住我,亲切地叫我一声“弟弟”,而不是客气且冷漠地称我为“王子殿下”。如今,你走出了死亡的阴影,脸上闪耀着神圣的光芒。但是,你知道吗?图大哥,我却更希望你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。为了那一刻,我宁愿用一生的时间来交换……图正山:只有你才能在时间的丰碑上刻上荣耀我无法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。看着你缓缓走进客厅,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事都是梦。你并没身负重伤,也没有闭门七天不出,你只不过刚刚散步回来,信步悠闲地走了进来。但是我很清楚这不是梦。从我做你部下的那一刻起,我就生活在真实的梦境中。但是你遇刺的那一天,却是我的噩梦。当我们杀光了拒绝投降的人出来后,我没有看见你的身影。那一刻,我感到了不安。我忽然想起了出发前你交代给我们的秘密任务。我认为你似乎预感到了休明顿是你的宿命之地,这个念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,令我感到深深的不安。我害怕失去你,我们都害怕。做为黄金龙武士,从未有这种情况出现,只有你才能让我们有这样的转变。你是我们惟一可以心悦诚服的人,只有你才可以把我们领向神圣与荣耀。我们绝对不能失去你。当我们找到你的时候,在那一瞬间,我觉得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半点生机。血泊中的你是如此的悲哀与落寞,我甚至感觉到你有一种解脱的欣慰。你在想什么?你在热切企盼能与亡妻相会吗?你的痴情与对生命的无奈是否让你厌倦眼前的一切?我没有爱人,也从未体验过爱情的幸福,但是你的痴情使我体验到了。看着病床上你那苍白的面容,我觉得你只是一个熟睡的天使。濒临死亡的你竟然如此安详,使我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否仅仅是个噩梦。当你停止了呼吸,身体逐渐冰冷的时候,我完全崩溃了。我无法相信你会死,无法相信如天神般的你会死。我对他们三个人说,这一切都是梦,既然我们不会再醒来了,那么就让我们永远在梦中跟随图大人吧。他们同我一样,毫不犹豫地举刀自杀。遗憾的是,不,应该说是庆幸的是,刀雨及时阻止了我们。你还活着,虽然你停止了呼吸,但是你的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。刀雨说,如果你真的死了,他不会阻止我们,但只要你还有一口气,我们就要守护在你的身边。我们同意了。只要你不再醒来,我们就永远在梦中跟随你。我祈求所有的神明能让你醒来,日日夜夜地祈求。如果可能,我希望能用我们四个人的生命来换取你的复活。你是不世的天骄、华龙王国的荣耀,将来只有你才有资格成为世界的主宰。虽然你教导我们要将荣耀刻在时间的丰碑上,但是,当你神奇般一夜痊愈并在此时步入这里的时候,看着你那苍白的面容上闪耀着的神圣光辉,我坚信,跨越千万年的时光,只有你才能在时间的丰碑上刻上荣耀。……而此时,图清风的脸上依然是惯有的淡淡表情,仿佛他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他负手站立,对跪在面前的众人淡淡地说:“跪着做什么?起来。”说完,不理会图正山他们是否起来,径自走到宽敞的大窗前,向外眺望。图正山知道图清风的怪异性格,默默地起身,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。丝露被图清风从怀里推出,虽然是轻柔的,但她仍感到一丝心痛和失望。想到姐夫的脾气,她随即就释怀了,取而代之的是喜悦。刀雨询问地看着两名军医,希望知道他们检查的结果。图阅欣喜地点点头,表示图清风完全没有事。刀雨如释重负般呼出了一口气,对负手站立窗前的图清风说:“图大哥,你休息得可好吗?”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嗯,不错。”丝露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,走到图清风的身旁,很自然地挽住他的胳膊,侧头说:“你的气色不错呀,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走?”图清风的胳膊僵硬了。七年来他从未与任何女子有如此亲密的动作。他皱着眉头,想抽出胳膊。丝露的手有力地挽住他,他没有抽出。他有些不悦,皱着眉头漠然看向丝露。阳光照耀在丝露年轻美丽的如花容貌上,在白皙、光滑的皮肤上反映出淡淡的光芒。她平静地迎视图清风的目光,眼瞳晶莹如黑玉,深不可测。一瞬间,图清风呆住了。他感觉眼前的丝露变了,她似乎成熟了许多,散发出优雅且高贵的气息,如同摆放在红色金丝绒上洁白的百合花。恍惚间,图清风似乎感觉到爱妻的面容再次浮现眼前,他的心不由抽痛了一下。丝露优雅地笑了,柔声说:“又想起姐姐了?我很像她,是吗?”图清风点点头,没有说话,但是紧皱的眉头却舒展开来,一种温柔且安然的感觉包围了他。这种感觉很熟悉,他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。丝露轻柔地说:“我的确很像姐姐。想她的时候,你可以把我当做她,这也是一种寄托。”图清风的心如弦般颤动,他极力控制住波动的心神转过身,同时很自然地挣脱了丝露挽住他的手臂。丝露无声地笑了,优雅地转过身,依在图清风的身旁。图清风轻皱了一下眉头,随即面无表情地对刀雨说:“你们这段时间在做什么?”刀雨苦笑,心想我们除了在这等你出来外,还能做什么?但他当然知道图清风不是问他这个,他简短地说:“我们已经重新控制了整个南方,目前在进行部队整修。”图清风一点也不惊讶,似乎已预料到了刀雨会取得这样的战果。他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刀雨见图清风不表态,寻思了一下,忍不住问:“图大哥,那个……那个,是谁暗算你?”他不敢问图清风为何能一夜痊愈,更不敢问他为何闭门七天不出,所以只能问他凶手是谁,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抓住他。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赵无极。”“啊!”众人吃惊不小。“那个私用炸药的海盗赵无极?他竟然到了我新世国!”刀雨最为震惊。赵无极可以说是臭名昭著了。他私用炸药制造了夏龙国的“云龙号”惨案,致使三百五十一人伤亡,此事早已轰动了整个世界。如今这个穷凶极恶的人竟然出现在他的国家,而且正值混乱时期,的确令他吃惊。图清风的语气仍淡淡的:“我并没有看见他,是直觉。当那把刀刺入身体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的相貌,所以我知道是他。”图正山等人默不作声,但他们的眼中都燃起愤怒的火焰。刀雨愤然道:“卑鄙小人!”丝露见过赵无极,所以不屑地说:“明的打不过姐夫就暗算,愧他还一副仪表堂堂的样子呢。”图清风却若无其事地说:“这也是他的本事,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。不过说句实话,他的刺杀相当高明、出色。”丝露嗔道:“姐夫啊,这个赵无极把你暗算成重伤,你竟然还赞赏他高明,这是什么道理嘛。”刀雨等人也都面呈古怪神色,实在搞不懂这个怪异的伯爵。图清风淡淡地道:“刺杀本就是一项本领,所有国家都有专门的刺杀人员。在很多时候,刺杀可以改变战争的形势、国家的兴亡,一个出色的刺客比十万军队还有用。”说着,他凝视着刀雨,“如果可以直接刺杀对方的首领,那么局势就可以很容易控制住。”刀雨神色凝重,缓缓地道:“譬如我。”图清风点头,“前期刺杀你是为了顺利篡位,后期则不屑刺杀你。但是现在形势不同了,你以半壁江山同其对抗,很具有威胁性。我们不屑用的手段,别人也许会很乐意使用的。”刀雨深深地看着图清风,说:“小弟明白了。由于变故太多,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点。”图清风看向图正山,说:“任何时候,你们都要特别注意提防自己不愿用的手段,那是你的敌人最有可能使用的。”图正山等人齐鞠躬,“属下明白。”刀雨踌躇了一下,问道:“现在我们已经控制了南方,图大哥认为下一步是什么?”图清风却反问:“你认为军人的最高理想是什么?”刀雨大感头痛,这个图清风的说话方式太过怪异,实在无法适应。“应该是荣誉。”他回答。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军人只有两个目的:一是军人的荣誉,二是军人的才能。所谓的保国卫民都是建立在这两个意识形态上的。”不等刀雨开口,图清风就接着说:“勋章和军衔是推动军人战斗能力的能源,恒古不变。”刀雨恍然大悟,明白了图清风的意思,“勋章代表了军人的荣誉,军衔则是其功绩的体现。”图清风点头。刀雨立刻传人进来,斟酌一番后写了一道命令——鉴于几次战役的出色功绩,特颁布行赏令如下:追封阵亡的上将王科为陆军元帅,授帝国英雄勋章、公爵爵位。追封阵亡的中将郑家泰、梁则栋为陆军次元帅,授帝国英雄勋章、公爵爵位。原陆军上将刀向前提升为陆军次元帅,授帝国英雄勋章、公爵爵位。原陆军中将高志达、苗路、刀求汉提升为陆军上将,授帝国英雄勋章、伯爵爵位。原陆军少将常加利连升两级,提升为陆军上将,授帝国英雄勋章、伯爵爵位。原陆军少将杜和成、杜和功、韩平、贺应有、卢义山、陈克英、丘贺地提升为陆军中将,授帝国荣誉勋章、一等子爵爵位。所有陆军上校提升为陆军少将,军衔为上校以下的军官均提升一级。所有士兵的军衔提升一级、军饷加倍。写完了行赏决定,刀雨把命令递向图清风,说:“图大哥,你看这样安排如何?”图清风没有接刀雨递过来的命令,他淡淡地说:“这是你本国的事务,我无权干涉。”刀雨深深地看了图清风一眼,知道他的用意所在。怀着复杂的心情,刀雨命人发出这道命令,并命令传令官在全国宣布。图正山这时想起早上接到的本国命令,忙取出密封的信函,说:“大人,这是今早送来的,说是国王给您的命令。”接过信函,图清风打开细看。身旁的丝露知趣地走开了。看完图尔的命令,图清风默不作声,走到桌前提笔在纸的空白处写了点东西,然后把命令原封不动地装进信封,递给旁边的图正山,“传回国王。”图正山接过信封,封上火漆后命人送回国内。“现在,北方的形势如何?”图清风重新走到窗前,倚窗而立。刀雨有些兴奋地说:“我们控制了南方按兵不动后,在11月3日,荷龙城以北的明苏达尔市、祖尔曼市、日影堡市宣布投诚我方,使我们的控制防线向北推进了许多。昨天收到消息,目前北方已经有九个城市宣布持兵中立,而且均是靠近南方的城市,这对我们相当有利。”“兵力分布呢?”图清风似是随意问道。“我方新旧兵力三十四万,对方应在四十万左右,宣布持兵中立的约二十万。”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刀辉要和你谈判了。”“噢?”刀雨陷入了沉思。图清风转过身眺望景色,不再言语。偌大的客厅陷入了寂静之中。阳光洒在图清风的雪白长发上,反射出点点银光,在寂静中,如梦。如幻。

原标题:腾讯公布最具影响力主播排行榜:PDD位居榜首,智勋排名有点意外

原标题:梦幻西游:群雄逐鹿六大组别决赛 珍宝阁F哥龙宫秒爆全场

,,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